白果前爪不停在星脑上画着圈,这也是他第一次接触未来世界的高科技,只能说真不愧是星际吗?不仅动物能玩手机,手机也进化到这种地步了。www.piaoliuwx.com

    第一条短信他发给了一直同居的雄狮。

    雄狮发完短信后,便开始看别人发给他的短信,第一封看样子是耳廓狐发的【哥哥好帅】,雄狮面色不变,继续点开第二封信。

    【我们的生活习惯很相似,希望之后还能住在一起。】

    雄狮看完这条短信后猛地看向北极兔,晦暗眼波一闪而过,目光中带着诧异又有些疑惑,没过多久又恢复冷静自持的姿态。

    希望之后还能在一起,这样的短信在这个环节发来,这算不算是一种赤果果的明示。

    白果没看到他的表情,还在不太熟练地发着短信。

    接着曼基康发现自己又收到一条短信:【今天玩得很开心,谢谢你。】

    之前收到的短信他大概已经能判断出发信人,而现在这个模棱两可的话,最有可能是北极兔发来的。

    小猫咪反复看着这条短信,脸突然蹿红,就连脸上的绒毛都挡不住那火烧云般的靓丽景色。

    又过了几分钟,荷兰猪也收到了短信,这是他今晚第一次收到短信,疑惑地点了进去。

    【做不来的话就别难为自己了,家务让别人来做也行。】

    荷兰猪的短信还迟迟没发,他的目光先是看向情绪复杂的曼基康,又看向还在埋头编辑短信的白果,突然笑了一下。

    不久后,耳廓狐、狐狸犬同赤狐全部收到了白果的短信,只有灰狼那边什么都没有。

    星脑默认短信提示禁音,也就是他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收到了几条消息。

    令白果有些震惊的是,自己这里收到了不少的短信,难道大家都抱着广撒网多捞鱼的心思?

    【和你在一起很温暖。】

    【可不可以让我摸摸腿。】

    【。】

    【希望可以有一场只属于我们的约会。】

    不管他们的内心有多么百转千回,上帝视角能看到一切的观众先沸腾了。

    【兔兔到底是都看上了,还是都没看上?】

    【不知道,但是二哈肯定是被兔兔除名了,万人迷其实是兔兔实锤。】

    【我为什么感觉兔兔好像迷茫中透露着点得意,好像在夸自己很聪明,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你别说,你还真别说,北极兔不像是海王的样子,那恐怕其他毛绒绒是要误会了(掩面哭泣)(其实在笑)对不起,乐子人就喜欢看这样的。】

    短信环节刚一结束,张兴就喊各位嘉宾可以集合准备结束第一期录制了。

    没错,是结束,恋综分为总共三期,以直播与录播的方式交替进行,这次的短信算是一次小高潮各位嘉宾都先回家整理思绪,节目组开始剪辑素材,等观众被吊足胃口,接着再过几天开始修罗场。

    不得不说,营造噱头,欲拒还迎这一套张兴玩得真是得心应手。

    在白果岁月静好的时候,网上依旧吵得火热,可惜现在的白果还没有研究明白这个星网到底要怎么用,错过了冲浪的大好时机,也错过了明白许多事情的时机。

    大客厅内,本期结束倒计时正式开始。

    节目流程进行到嘉宾们依依不舍地告别。

    曼基康舍不得相处了这么久的朋友,难过体现在脸上,直播间的观众看了也十分不舍。

    【暂停几天录制来着,两天?我有整整两天吸不到猫了呜呜。】

    【小猫看样子好难过,其他嘉宾都还好,你们说两天时间他们有没有可能自己见面!】

    【啧,提前真人battle吗?我想看,麻烦张兴给我快进一下,或者把他们日常也播了。】

    【虽然很难过,但是我一想到桑榆要顶着崩塌的人设去录节目就想鹅叫,快让我康康他还能不能拽起来了!】

    其他嘉宾或许也有些舍不得,离开时纷纷蹭了蹭白果的毛发,原本整齐的白团子又变成炸毛的样子。

    眼看着熟悉的身影一个个离开,白果内心其实没多大的触动,毕竟这样的离别在孤儿院时已是司空见惯。

    何况他们其实两天后就能再见面了,孤儿院的分别可以说是永别,二者的差距不要太大。

    白果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

    这么多毛绒绒,竟然只有他是无家可归的小可怜!

    看其他毛绒绒走时都是豪华飞行器来接,简直不敢想象他们家里是有多么有钱。

    ·

    刚刚完成送行,张兴这边就收到了内容概括下来一模一样的几条短信,都是问北极兔的住址。

    还未完成打工任务的大兔子身无分文,现在只能住在节目组给工作人员准备的酒店里。

    收到回复的人皆是沉默了几秒,随后回张兴一个敷衍的回答。

    时间趋近于十一点,万籁俱寂,庞大别墅在寸土寸金的黄金地带霸道的蔓延,这里是百年前城市重点开发的富人区,能住在这儿的皆是底蕴殷实的老权贵,别墅区的入场券说是大型名利场都不为过。

    外面管家敲了敲门提示整点,阎明良懒得答应,平时没工作的话他十点左右就躺下休息,今天因为一份资料,他坐到了十一点。

    眼前的资料几乎是空空如也,北极兔能查到的资料,比他自己了解到的还要少。

    他从小就与权势盘根错节地生长在一起,平时鲜少滥用身份富裕的特权,但只要他想查的东西都能刨根问底,北极兔这寥寥无几的资料还是第一次。

    临时居住在江津酒店,看来明天他得亲自走一趟了……

    同样的资料,另外几人手里也有,并且和他抱有同样的心思,这也就导致了,第二天他们还没有见到北极兔,就先见到了几个甚是眼熟的人。

    冰蓝眼眸的男人唇角上挑,绮丽的色泽从眸中蔓延,漂亮的狼眼中满是某种兴味,语调却十分平静。

    “好巧,你来这里干什么?”

    另一位大约三十多岁,西装革履的男人此时正靠在车窗前,指尖夹着半截香烟。

    他的眉眼分明,金框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映射下一片阴影遮挡住部分神情,额前的头发从侧面遮住眼睛,下颌角棱角分明,肉眼看着便是一副衣冠禽兽的姿态,缓缓说道:“你来干什么,我就来干什么。”

    空气中飘起几缕烟雾,还在闪烁着的火星子在两人眼前格外刺眼,男人将烟头摁灭反问道:“谢家的小少爷,谢南卦,我记得之前聚餐有位美丽的小姐向你要联系方式,你是怎么说的?”

    “您老贵人多忘事,我也不介意给您回忆一下。”谢南卦声音低沉,无所谓的笑笑,“我有病,不举。”

    “我这不是守男徳吗?总比一些四处留情的老男人好。”他摇摇头,“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不守男徳,几把骨折,裴总,您觉得这句话怎么样。”

    裴暄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嘴角,“所谓的守男徳就是看着曼基康,心里想着北极兔?”

    明摆着对方已经看出自己是灰狼,谢南卦拧了拧剑眉,“那不如让我猜猜裴总是谁,雄狮还是荷兰猪?”

    裴暄在听到后者时眼神闪动一下,谢南卦眉头舒展开,“谁能想到裴总这样令人闻风丧胆的人,本体是只小荷兰猪呢?”

    听到他低级的嘲笑,裴暄笑而不语,表情滴水不漏,令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他的眼神瞥向一边,谢南卦顺着看去,瞳孔猛地一缩。

    来人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头上戴着卫衣的帽子,脸下还挂着一只白色的口罩。

    随着他抬头才能看清他的眼睛,眼窝不是同他们般深邃的类型,更像是一轮弦月,漂亮温柔还不带任何杀伤性。

    光看那双眼睛,任谁都以为来人会是只停落在枝头的雏鸟,经受不住任何风吹雨淋,但是再往下看去,他的身高粗略估计足足有一米八几,身材也匀称有料,肉眼看上去便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见两人都盯着自己,他匆忙垂眸,加快脚上的步伐想着冲进酒店。

    “小猫咪这么着急,是想先一步去看兔子吗?”裴暄毫不留情地喊住他。

    谢南卦瞥了眼他白皙的耳后,颇有些没话找话的意味,“小猫?我可以解释……”

    “没必要说什么了吧。”人形的小猫说话软软的,对待谢南卦却很不客气,“我以为我们会在这里见面,就默认彼此是情敌了。”

    谢南卦的脸窜得黑了。

    也是,能在这里见面,他们的想法怕是相差无几。

    同受组的万人迷竞争北极兔,他的胜算还有多大?

    因为谢南卦没有接话,这个话题草草结束了。

    “我们要在这里僵着吗?”裴暄开口打断沉默,脸色也不是很好,“张兴那家伙怕是把地址都给了,万一有人捷足先登,我们就落后了,在确保没有其他人的前提下,公平竞争。”

    “先上去吧。”谢南卦冷冰冰道:“之后再议,虚伪的老男人。”

    裴暄抬头透过镜片凝视两人,没说什么。

    二十多岁都还是孩子呢,只能分清自己喜欢什么颜色的年纪,宴会都同他坐不到一个桌上,对待这样的竞争对手有什么好生气的。

    还是那模棱两可的短信更让人在意,必须面谈才能说清。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