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治只感觉自己有些头晕。

    他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敢跟皇帝拜把子呢。

    这自己要是答应了,大唐帝国岂不是要多出一位郡王。

    太荒谬了。

    “怎么李哥,你看不起小子吗

    我跟你说,我也是出身名门,天潢贵胄,你跟我拜把子保你吃不了亏。

    要不是和你投缘,一般人我还看不上呢。”

    李嫣然看到李治愣神,也是凑到李治耳边,轻语道。

    头圆

    我还头方呢。

    你再天潢贵胄,能跟我这个当朝皇帝比

    还吃不了亏我看你是占便宜没够吧。

    “这...”

    虽然自己是皇帝,但是李治看李嫣然确实喜欢的紧,

    这小子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机灵劲,就好像他跟武则天的嫡子李弘。

    只不过跟李弘比,对方更多了一分沉稳和干练。

    “别这那的了,我们只是忘年之交,英雄莫问出处,我也不想沾你的光,你也别想占我的利。

    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李嫣然看到李治还在犹豫,也不啰嗦,直接就跪在了李治面前。

    看到一脸正经胡闹的李嫣然,李治也是莞尔一笑。

    现在这小子是把自己架起来了,但是对方说的也对。

    英雄莫问出处

    自己跟她不过是忘年交罢了,拜个把子嬉闹之言倒也没什么事。

    反正对方也不知道自己是当今皇帝。

    “好吧,二弟,你起来吧,但是大哥身份特殊,我们结拜的事情只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说着李治看了眼立在李嫣然身边的李峰。

    李峰直接用手捂着自己的耳朵,转身不看两人。

    那意思好像是说我没听到,也没看到,你们继续。

    “还有你的护卫知道,只用于我们两人之间,如果被别人知道我也是不会承认的。”

    李治坐在凳子上,将丑话说在了前头。

    “大哥放心,小弟明白。”

    李嫣然微微一笑,看着面前的李治。

    不足为外人道也

    大哥,你还是涉事太浅,真等到我家真的出事了,我就不信你能不出手,救老弟家于水火。

    “二弟,你明白就好。”

    看着李嫣然狐狸般的笑容,李治也是心下一沉,这小子不是想着要算计自己吧。

    “大哥,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要买下这些岭南女子吗”

    李嫣然坐在李治对面,看着对方,突然脑子里蹦出来一个想法。

    阿娘要自己养那些岭南女子,她也是有了初步的想法,就差启动资金了。

    为什么不从李治这里弄些钱出来呢

    “二弟,你小小年纪,应该还不知道男女之事,难道是因为自己尿床,怕家里责怪,让这些女子给你换洗床单”

    李治脸上露出了一个邪性的笑容。

    你小小年纪应该使不了坏,买这些女子又能干嘛

    他是真的猜不到了。

    “原来如此。”

    听到这个一边的李峰不由的恍然大悟。

    他原先还以为自己的小姐是动了恻隐之心,没想到竟然是要她们给自己洗床单。

    “大哥,我...我,早就不尿床了,我买这些女子其实是有一幢好买卖。”

    李嫣然用眼剜了李峰一眼,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再说自己都多大了,还尿床

    亏李治的脑袋能想出来,也亏你李峰这个憨憨能信。

    真是一对棒槌。

    “二弟,大哥告诫你千万不要去做那些不好的事情,否则休怪大哥打你屁股。”

    这会李治也想到他们昨日争夺这些女子是为了风月场所,于是黑着脸冲李嫣然说话,

    要是你真敢去做这事,少不得自己要替他的家人收拾一下。

    李嫣然这会是真的有些哭笑不得了,一个个都什么思想,自己是做那违法乱纪的人吗

    “大哥,你别猜了,我还是个孩子啊,我要这些女子是为了做香水。”

    “香水”

    听到这个李治也是一懵,他贵为大唐帝国的皇帝,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没见过,

    但是香水这东西又是什么,他别说见了,连听都没听过。

    “大哥,这是小弟的独家秘方,可以将花朵的香气置于瓶子之中,等到用时,直接喷洒,则花香就能留在使用者的身上。”

    李嫣然傲娇的一笑,呵呵,任你在见多识广也不知道香水的神奇吧。

    她相信只要自己能做出来的话,绝对能够风靡整个大唐,

    她李嫣然要当大唐帝国的香水女王,她要赚大唐帝国所有富婆的钱。

    “竟有这样神奇之物让花香停留在用者身上”

    李治有些惊讶的看着李嫣然,对方小小年纪竟然这么厉害,还有那香水真的像李嫣然所说的如此神奇

    “大哥,这是自然,只要香水一出,整个大唐必将为之倾倒。

    所以小弟想要与大哥,共享这富贵,大哥只需要出一百贯资助小弟一番!”

    李嫣然露出一个狐狸般笑容,将一对小手伸到了李治的面前。

    无他。

    打钱。

    “一百贯你当真是狮子大开口,只说一个名字就敢跟我要一百贯,你可知道这一百贯代表了什么”

    李治看着晃在自己面前的小手,也是一阵眼晕。

    他现在极度怀疑自己这个二弟结拜是来坑自己。

    要不然怎么能刚结拜完,就把手伸到大哥的钱袋子里来了,

    实在是遇人不淑,不当人子啊。

    “大哥,一百贯我不知道代表什么,但是我知道你现在给我一百贯,过段时间将会收获一千贯,一万贯,甚至万万贯。”

    李嫣然深谙画大饼之道,先勾勒出一个宏伟的蓝图,将李治的钱拿出来再说。

    至于能不能做出来,那就要看老天爷赏不赏脸了。

    “二弟,你当真没有骗我”

    没想到李嫣然小小年纪竟然有这样的鸿鹄之志,万万贯,哪怕是他也不敢夸下这样的海口。

    “嗯。”

    “小弟所言没有半分虚假,我是真心要跟大哥共富贵,赚大钱呢。

    要不是跟大哥投缘,一般人我真不搭理他。

    毕竟这样一本万利的买卖,我随便扒拉扒拉都有人抢着过来给我送钱,所以大哥要珍惜啊。”

    李嫣然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李治,骗人者先要骗自己,况且她也相信香水的前景,

    后世五光十色,无数富婆都为之倾倒,只要能做出来,就等于她把自己的手伸进大唐贵妇的钱袋子里了。

    李治看着李嫣然不由的有些头疼,又是投缘。

    刚才一句投缘赚了自己这个皇帝当大哥,现在又一句投缘要拿自己一百贯。

    当真是一招鲜吃遍天啊。

    “好吧,既然二弟有鸿鹄豪志,当大哥的甘愿助你一臂之力,这一百贯,我出了。”

    “”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