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阿卿夜探密室◎

    韩舒萱的一位本家亲戚丢了孩子, 听说苏州发通告让丢失孩子的人家来衙门认领。

    她那本家亲戚是位五十多岁的老妇人,十多年前儿子儿媳妇出去打渔都死了,只留下尚在襁褓的小女儿。

    祖孙两个相依为命。

    今年刚刚及笄, 还没有定下婆家,前些日子忽然失踪了。

    老太太哭瞎了眼睛, 好不容易听到消息, 却没办法远行。

    韩舒萱便带着儿子来了苏州,打算帮亲寻回孙女。

    阿卿听明白了韩舒萱的来意后, 带着两个人去了府衙的后院。

    被找回的所有女孩子都安排在了府衙后院,已经有小部分被家人认回去了。

    还有一部分没联系到家人。

    这些女孩子被关过地牢, 还被人虐打过, 情绪不稳很怕见外人。

    所以只有暖暖带着韩舒萱进了屋。

    “你们别怕,”暖暖进屋后先安抚屋里的女孩子, “这位姐姐是来找她妹妹的, 你们看看有没有人认识她?”

    这两天都是暖暖过来送饭, 大家对她熟悉了并不排斥, 听了她的话不约而同地看向韩舒萱。

    这些女孩子满心期望能和家人团聚, 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期许。

    不过很快又变成了失望。

    韩舒萱满心以为亲戚家的孩子就在这屋里。

    却不想她看了两圈都没看到熟悉的面孔。

    也没有人主动过来找她。

    暖暖注意到她的神色, 奇怪道:“没有吗?”

    韩舒萱摇了摇头。

    暖暖只能带着她出来了,路上安慰道:“舒萱姐, 你别急, 肯定会找到的。”

    因为没找到韩舒萱要找的人, 阿卿断定要么是韩舒萱本家的孩子不是被这个团伙拐走的,要么还有什么藏孩子的地方他们没发现。

    阿卿的两个侍卫这两天一直在外边打探消息, 这会回来汇报, 总督府里有一间密室, 很可能藏有孩子。

    既然是密室, 肯定不能轻易进去。

    两江总督是封疆大吏,查封总督府得有皇上的圣旨。

    皇上虽然给了阿卿便宜行事之权,可冒然行动,万一被人转移,没了证据,想要抓住首犯就更难了。

    阿卿思来想去的打算夜探总督府。

    夜探总督府十分危险,可阿卿既然决定了,就不会畏惧,到了晚上,他换上夜行衣,让长福照顾好暖暖,一个人出了门。

    阿卿出门没告诉暖暖,暖暖也想不到大哥要出门做危险的事。

    长福不放心阿卿,非要跟着阿卿一起去,被阿卿阻止了。

    他是皇上钦封的靖边侯,两江总督就算再大胆,也不敢冒然杀他。

    危险虽然危险,倒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可惜阿卿轻视了两江总督,他都杀了一个钦差了又何惧一个小侯爷。

    山高皇帝远,到时候他只要装作不知道就可以了。

    阿卿年轻气盛,酗酒打架赌博为了女人,什么原因都可能让他客死异乡。

    而且他救了一名女子和人起冲突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到时候自己有一万种解释给皇上。

    阿卿轻视了两江总督,他进了密室不久就被人断了后路。

    密室到处都是机关,他躲开了这个又迎来了另一个。

    什么万箭穿心,猪笼子,大砍刀等等,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不停地向他发射过来。

    幸好阿卿功夫好,又足够灵活,这才能躲过去。

    可到了最后一关,他力气耗得差不多,又是在漆黑不见五指的密室里,视线不清,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向他袭击了过来。

    他心知躲闪不及,已经做好了受伤的准备。

    却不想黑暗里,他听到哎吆一声痛呼,一副柔软的身体便倒在了他的怀里。

    阿卿赶紧从墙壁上取下一支火把,就着火光看向怀里的人。

    其实他已经从声音里听出来怀里的人是谁了。

    而且在这苏州城里能拼出性命救他的,也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榆静。

    榆静是尾随阿卿来的,刚才看见阿卿应付不及,想也没想就飞奔过来抵挡。

    却不想那机关不是只有一处,她挡开一处,没躲开另一方向射过来的暗箭。

    正好刺中了她的心口。

    阿卿又急又怒,让榆静撑着,他尽快想办法出去。

    所幸他们到了机关另一头,阿卿一剑砍出去,不远处的大门应声而裂,他们见到了天日。

    这密室肯定有问题,阿卿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他赶紧带着榆静回府衙找大夫。

    榆静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混沌不清之际紧紧握着阿卿的手。

    阿卿挣脱不开,只能任由她握着。

    大夫检查过榆静的伤势之后,虽然没射在心口,但距离心脏不足一寸,拔箭之后人能不能活,他也没把握。

    阿卿让他尽力。

    榆静有片刻的清醒,她握着阿卿的手,挣扎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阿卿,我想跟你回穆家。”

    她从小被拐走,挨打挨骂比吃家常便饭还要多,阿卿救她出火海,她一直把阿卿当成生命里的一束光。

    阿卿面对一个生死垂危的人,又是刚刚救过他的人,怎么可能说得出来拒绝的话。

    回握住她的手,说道:“只要你能活下来,不管去哪我都带着你。”

    榆静轻轻地摇了摇头,她要的不是这个。

    “你不明白,小时候我跟你到京城,想和你在一起,可是……”

    她怕阿卿不肯留下她,又担心穆家人嫌弃她,所以一进城门就毫不犹豫地逃走了。

    其实这些年,她一直都知道阿卿的消息。

    只不过她一直嫌弃自己不够优秀,不敢去找他。

    阿卿十七岁当兵离开,她日夜盼着他回来,谁知道他回来后身边就多了一个表妹……

    这些事,阿卿有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会她受伤严重又说不出来。

    只能拣重要的说。

    “如果,我是说如果,四年前我早一步去北域找你……你会不会……”

    榆静到底没说完后半句话,受伤太重又流血过多,她昏迷了过去。

    阿卿心里着急,听她断断续续地说了几句,也没弄太明白。

    不过有一点,他是清楚的,那就是榆静喜欢他。

    一个时辰后,大夫拔出了榆静胸口上的箭。

    榆静人还在昏迷,大半天后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阿卿不在身边,只有暖暖一个人坐在床边,看见她醒了又惊又喜地喊道:“榆姐姐,你醒了?”

    榆静没看见阿卿,心里充满了失望。

    暖暖注意到她的神色,解释道:“我大哥调兵抓人去了,要给你报仇,一会儿就回来了。”

    榆静没听明白,“调什么兵?”

    暖暖笑道:“两江的驻兵总兵是我大哥的部下,他又有皇上的圣旨,没准这会两江总督已经被抓了。”

    两江总督确实被抓了,从他的密室里又搜出三个小女孩,其中就有韩舒萱要找的人。

    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他抵赖,阿卿当即把人拿了。

    阿卿是个记仇的人,在密室里吃了大亏,又害得榆静受伤,先把两江总督带到没人的地方了打了一顿。

    两江总督还嘴硬他不应该这么对朝廷的封疆大吏,皇上一定不会放过他。

    阿卿好笑道:“你一个总督也敢根本侯托大,别说只打断了你一条腿,就是现在杀了你,本侯爷有先斩后奏之权,皇上命我便宜行事,你的性命就在我的便宜行事之内。”

    一句话说得两江总督哑口无言,绝望认罪。

    两江总督被抓,连带着背后一连串的贪污腐败都被翻了出来。

    整个江南官场贪污的税银,至少有上千万两,阿卿命人上了封条,连夜送回了京城。

    不过阿卿本人没回去。

    一来榆静身体没好,不宜启程。

    再者已经到了苏州,自然要去扬州看望韩铭岳。

    那可是他的启蒙恩师,又是帝师。

    他在奏折里写清楚缘由,请了一个月假,等榆静好些了,便回京城。

    当然了,他不可能把榆静受伤的事写进奏折里,给穆家的家书也没提这事。

    一来怕父母和奶奶担心,再者也怕雪乔多想。

    她怀有身孕,没事还要胡思乱想,如今出了这档子事……

    他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交代。

    他不光自己没提这些,也嘱咐暖暖不要提。

    暖暖本来是不想听他的,奈何受到他的威胁,说什么敢乱说话以后再也不带她出来玩。

    暖暖可不想闷在家里,这江南的风景多好,她根本不想回去。

    只能老老实实地听了他的话。

    写完信之后还给阿卿看了一眼,确定没有问题才放在阿卿的信里让回京城的差役捎了回去。

    韩舒萱找到本家丢失的女子后便带着人回去了。

    不过把儿子韩亦行留了下来。

    韩亦行从小读书,半点武功都不会,韩舒萱想让他跟着阿卿学学,不求学多好,能强身健体也是好的。

    阿卿自然愿意效劳,反正有暖暖呢,他教一个也是教,教两个也是教。

    就这么阿卿一边等榆静身体恢复,一边教暖暖和韩亦行武功,没事的时候再带两个孩子出门欣赏苏州的风景,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