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天堂界马尔神庙倒塌,已过六十年.

    天宫。www.nantuwx.com

    天罚神山常年被天罚神光笼罩,任何修士不得靠近。

    天宫九大战神之四,广目战神,增长战神,持国战神、多闻战神,坐镇神山四方,个个体躯庞大,身穿神铠,头顶衍化神境世界的界形。

    龙主和镇元来到神山下。

    四尊战神中,修为最强的广目战神上前迎接:“见过极望天首,镇元大尊,天尊正闭关修行,提前吩咐过,任何修士不得打扰。”

    龙主道:“六十年前,天尊吩咐我等招揽和收编太古生物,幸不辱命,终于完成任务。本想述职禀告,既然天尊闭死关,做为天官之首,我便自行去安排这些太古生物了!”

    广目战神斟酌片刻,道:“天首不在的这一甲子,天尊倒是安排了一人主理天宫大事。天首倒是可以去与其商议一二!”

    龙主还是首次听闻此事,诧异道:“是何人,怎从来没有消息传出?”

    龙主倒也不是担心天官之首的位置被人抢走,这本身就是与生死天尊的一场交易,各取所需。

    有人主理天宫大事,他求之不得。正好闭关修炼,冲击半祖。达到半祖境界,有祖龙尸骸和龙巢力量的加持,也就不再畏惧始祖之下的任何存在。

    广目战神道:“此人只负责天庭宇宙不灭无量以上修士之间的争端,目前知晓者甚少,至于到底是何人,我也说不好。”

    说不好?

    龙主和镇元好奇心大增,按广日战神的指引,来到一座位于天宫的秘境的入口。

    进入这座空间秘境,密集的半祖神气,半祖规则、半祖秩序扑面而来。

    龙主和镇元对视一眼,心中已是有数。

    只见,宏伟壮丽的妖祖岭,横跨整个空间秘境,峰峦林立,光雨飞洒,气息古老带有永恒的韵味。

    两棵梧桐神树,一南一北,与妖祖岭共同撑起一座大世界那么庞大的空间。

    这与一座始祖界没有区别!

    事实上,妖祖的始祖界,本身就融入了妖祖岭。

    空间威压无处不在。

    二人无法飞行,无法之间跨越空间。

    只得一起登妖祖岭北边的太白峰。

    “这位到底是命运神殿的殿主,还是那位始女王?”镇元暗暗向龙主传音。

    无法判断。

    因为太白峰上,十二道命运之门恢弘滂湃,但独属阿芙雅的始祖神光也一样绚烂,精灵蝉翼与凤凰羽翼的巨大光影并存。

    蝉翼和羽翼轻轻摇动,引出恐怖绝伦的风劲。

    龙主道:“不好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人融合了,气息之强足可与神界的万代九祖相提并论。就是不知,是阿芙雅使用化尸禁术吞了凤彩翼?还是凤彩翼使用命相遗法夺了阿芙雅始祖尸身和始祖神源?”

    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法争!败的一方,注定输的干干净净,沦为胜者始祖路上的养分。

    两世之功,徒做嫁衣。

    龙主和镇元无法判断的,不是凤彩翼和阿芙雅谁更强,而是生死天尊心中的想法。

    生死天尊想要用人,甚至说想要培养一尊始祖做为自己的助力,自然是要在凤彩翼和阿芙雅之间做一个选择。

    选阿芙雅,杀凤彩翼。那么一定是会得罪地狱界,选风彩翼,杀阿芙雅。则会得罪尸魔。

    可以说,地狱界和尸魇派系如何选择,全在生死天尊一念之间。

    想到尸魇很可能会为了阿芙雅,亲自出面与生死天尊谈判。龙主和镇元觉得,太白峰上那道婉约身影,是阿芙雅的概率更大一些.

    阿芙雅当初背叛剑界,造成不小伤亡,龙主心中自然是有芥蒂。

    但现在,大家都在为生死天尊做事,

    加之对方修为远胜于他,他也只能克制。毕竟,一尊始祖做出的安排,没有人可以违逆。

    登上太白峰。

    那道身影,神衣长裙,青丝如瀑,盘坐在梧桐神树下的一条根须上,背对二人,面朝崖外虚空人,面朝崖外虚空。

    根须粗壮如龙身,一半在妖祖岭,一半在离恨天。

    崖外虚空,悬浮“不死法咒”图印。身旁则是放着《河图》玉石板。她正在观悟。

    龙主此来的目的,主要是满足好奇心,想要见一见生死天尊挑选出来的“代理天尊”。

    如今见过了,便准备离开。他是绝对不可能,以下位者的姿态,去仰视阿芙雅或者凤彩翼。

    镇元倒是显得无所谓,来都来了。

    于是,彬彬有礼的将太古十二族的情况讲述一遍。

    等了半晌,那正在观悟中的女子,才冷冰冰的开口:“所以,你只带回来了十二族中五行五族的残部?”

    “还有龙皇和凤皇召集的龙群和凤群。”镇元道。

    这里的龙和凤,指的是龙凤形态的诡兽。

    当然,诡兽二字,是乱古魔神强加给他们,有着侮辱和贬低的意思。

    那戴着面纱的女子,道:“极望!元笙、图腾老族皇,真一老族皇,是你从剑界请过去的吧?现在元道、图腾、真一三族的残部,全被带回剑界。价怎么说?你这个天官之首,是剑界的天官之首吗?”

    龙主没有半分情绪,道:“永恒天国一战,太古生物元气大伤。但,围绕太古生物和黑暗之渊的争斗,整整持续了一个甲子,多方参与,凶险万分。”

    “可以说,没有元星,图腾老族皇。真一老族皇,以及池瑶女皇率领的剑界修士,太古生物很可能已经彻底灭族。”

    能将五行五族和龙风二皇带回天底,剑界出了极大之力。元道,图腾,真一三族前往剑界,就是他们的条件。

    鸿蒙、太初、天机三族,是被这三族的老族皇和神乐师带走,消失在了宇宙中,不知去向。

    “你心中有数便是!”

    戴着面纱的女子,问道:“混沌族是怎么回事?那位老族皇,竟然是单独行动?”

    “混沌老族皇已是破境到了半祖层次,甚为诡异,似乎从尸魇派系中独立了出去,最后,是带领混沌族残部,消失在了阴阳路。”镇元道。

    她低语:“去了玉煌界?”

    镇元道:“神界已经盯上他们,肯定会去玉煌界查。敢问始女王,要不要见一见凤皇、龙皇,以及五行五族的现任族皇?”

    镇元要借计机镇元要借此机会,试探出眼前这个女子到底是谁。

    看行事做派,的确不像是凤彩翼。以凤彩翼的性格,听完他的禀告,绝不会询问这么多,更不会关心天庭利益,谁是天官之首,与她何干?

    太古生物高手如云,自立一方,没那么容易死绝。

    太古十二族的族皇,老族皇,以及龙凤鬼三皇,依旧有好几位还活着,弱一些的,也是不灭无量级数的境界。

    被张若尘化解了意识诅咒的老族皇,修为更是达到天尊级。

    戴着面纱的女子,颇为不耐烦:“不必了!以后这种细碎小事,你们别再来搅扰于我。极望,你才是天官之首,自己不知道做决策吗?”

    龙主没有回应,也没有任何礼数,转身就走。

    她的确很强。

    但只要自己破填半祖,也就无需再惧她。

    将来谁走得更远,尚是未知数,走出妖祖岭秘境。

    镇元道:“天尊应该是选择了阿芙雅,毕竟尸魔的价值,要远大于没有始祖的地狱界。”

    “杀了一个凤彩翼,也未必会将整个地狱界给得罪。在神界无与伦比的威势面前,天姥和酆都大帝也必须要做出妥协,肯定会选择与天庭宇宙合作。”

    “你是这样认为的?”龙主道。

    镇元微微诧异:“天首有别的见解?”

    龙主目光沉定,道:“她的前后决策,颇为矛盾,既想表现出对天庭宇宙利益的关注,又说出涉及整个太古生物事宜是小事的话,岂不很不正常?”

    镇元回忆片刻:“反常必有妖。”

    “不管这些了!既然是天尊的安排,便容不得我们指手画脚。”龙主问道:“你说,将光焰河,霸岭、时空岭安排在天庭外面,组成防御天庭的天河和天岭如何?”

    镇元道:“让五行五族守天庭?他们会不会觉得,我们是在奴役?”

    “那就将时空岭,安置到妖神界,龙凤二族也迁过去,妖神界是南方宇宙的主宰世界,资源丰厚,即补充了妖神界实力的不足,也可让他们看到天庭宇宙对太古生物的优待。”龙主道。

    妖祖岭,梧桐神树下。

    凤天摸了摸脸颊,依旧还是阿芙雅的模样。

    始祖神躯太过强大,规则秩序交织在血肉,骨骼中,在没有完全领悟始祖神源中的道法之前,无法改变和掌握这些规则和秩序,容貌便恢复。

    同时,生死天尊交代过她,在他出关之前,最好保持阿芙雅的容貌。

    “无论面对尸魇,还是面对神界。以阿芙雅的身份代理天宫的天尊,会更安全一些。”

    这是生死天尊的原话!凤天当然明白其中道理。

    但至今也不明白,生死天尊为何要选择她,而不选择阿芙雅?

    阿芙雅觉醒了前世的部分始祖记忆,修为和悟性都在她之上,按理说,达至始祖的概率,比她要大得多。

    而且,她可是知道,这些年生死天尊正在帮助虚风尽融合剑骨和剑心,助其参悟剑二十六。

    固然她和虚风尽,有被利用的价值。但能够帮到这个地步,是不是利用。

    已经无所谓。

    “帮他坐镇三万年,便换来这样的大机缘,怎么看都是占了大便宜,不是有阴谋,就是这个人有问题,问题到底出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