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晚的心猝然间一沉,抬起眸子,怔怔望着岑楠的脸,说不出话来。www.wanwanxs.com

    一股强烈的疼痛感伴着酸楚唤醒她的所有知觉,宛若锋利的刀刃,刺碎她长年累月筑起的坚强。

    无论平时再如何掩饰,生死关头,危机时刻,人都会下意识地遵循本能。

    而她的本能……

    姜宁。

    哪怕隔了八年时光,那也是她无法从骨子里抹去的本能吗?

    唐晚眼神一黯,嗓音略有些沙哑:“都是过去的事了。”

    岑楠见她神色,猜到她恐怕有难言之隐,知趣地没有问下去,只是道:“她打过一通电话来,问起你的情况,我跟她说……你很好,只是需要静养。”

    唐晚垂下眼睛,低声道:“谢谢。”

    岑楠起身到桌旁拿过一样东西,递给她:“队长,在你昏迷期间……你姑姑给你写了信。”

    唐晚诧异:“楚兰姑姑?”

    自从暑假和唐楚兰一别后,她就再也没有唐楚兰的音讯。

    她从岑楠手里接过信,信封上的笔迹娟秀曼丽,果然出自唐楚兰之手。

    拆开信封,信件的内容不长,一半是分享,一半是关心和慰问。

    【阿晚,写这封信时我在可可托海,这里的景色很漂亮。前日听闻你前往震区支援,倍感担忧。我时日无多,无法继续照顾你,望你安好。若还有缘,自会相见。——姑姑楚兰。】

    随信附上了一张速写,湖泊清澈宁静,石上水流湍急,远处连绵的山脉与晴空之间界限分明,耀眼的阳光穿透云层,普照在渐变色的丛林间,将景色渲染成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

    笔触轻盈,透露出一股看淡生死的洒脱和通透,竟让唐晚的心绪都渐渐平复了下来。

    “这是什么时候的信?”

    “昨天到的,不过没有寄件地址。”岑楠知道唐晚有这么个姑姑,且姑侄二人相依为命多年,关系很好。

    据唐晚所说,她高中时父母双亡,被姑姑唐楚兰收养,然而当时家中遭人陷害欠下巨大债务,唐楚兰又因为治疗肺病耗光了积蓄,唐晚这才不得已辍学。一直到后来四五年,唐楚兰病情缓和,重新开起了画室,家里的条件才好些,然而不到三年时间,唐楚兰病情便再次恶化,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只能关闭了画室。

    这次的检查结果为恶性,唐楚兰选择不再接受治疗。

    这件事情,救援队的队员们都不知道,唐晚只对她一个人说过。

    因此岑楠在第一时间收到信时,发现没有寄件地址,便主动询问了送件员,却被告知没有寄件地址。

    唐晚却只是一笑置之。

    的确是唐楚兰的性子会做出的事呢……

    她由衷地为唐楚兰感到高兴。

    鬼门关里走一遭,收到亲人报平安的来信,没有比这更温暖的事了。

    唐晚的眼神变得温柔,将信收回信封,递回给岑楠:“替我放桌上吧。”

    岑楠接过信件,对唐晚道:“队长,芝华姐说,如果你醒过来,让我们一定要通知她,我先去告诉她吧。”

    唐晚撑着身体起来:“不用了,我自己去找她吧。”

    当时邵芝华和她在一起,为了护着她也受了不轻的伤。她一个年轻后辈,扛一扛就过去了,队里医疗资源本就紧缺,她怎么好意思让邵芝华跑太多趟?

    岑楠不禁担忧:“可是你……”

    唐晚打消了她的顾虑:“放心,我对我的身体有数。”

    听到唐晚这样说,岑楠才不再坚持。

    她点头:“那队长,有需要随时叫我们,别硬撑。”

    *

    医务室的门没有关严实,唐晚推门进去,看见邵芝华正站在桌前,微低着头,神情难得温柔,手里不知攥着什么东西,指腹轻轻摩挲过那上面的纹路,眼神中流露出少见的悲悯。

    她敲了敲门沿:“芝华姐。”

    邵芝华闻声,转过头去,惊讶地望着她:“队长,你醒了?”

    唐晚轻叫笑着颔首:“承蒙大家照顾,这回死里逃生,没有什么大碍。”

    “什么叫没有大碍?”邵芝华拧眉,忍不住反驳她,“我都没给你做检查,你就知道没有大碍了?”

    “我这不是乖乖来见你了吗?”唐晚拉过椅子坐下来,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劳烦芝华姐给我检查一下了。”

    “你啊……”邵芝华轻轻叹了声,语气无奈却包含了一丝宠溺,“总是让人不省心。”

    就像……

    就像那个人一样。

    邵芝华望着和记忆中无比相似的眉眼,一时竟有些恍神。

    唐晚不知她在想些什么,却再一次注意到她桌上的东西,似乎是一个编制的绳结。

    “芝华姐,那是什么?刚刚看你一直拿着,是重要的人送的吗?”

    “那是我的……”邵芝华声音颤了一下,“结婚礼物。”

    “结婚礼物?”唐晚略微讶异,“是以前的丈夫送的吗?”

    “不……是曾经的恋人。在我结婚时,她送了我一只同心结,祝我们永结同心。”

    收到结婚礼物本该是一件喜事,可就是这样一个礼物,对邵芝华来说却像一个诅咒。

    永结同心,一个最恶毒的诅咒。

    其实她知道的。

    那个人并没有怨她,是她心魔作祟,才终日不得喜悦,愧疚终身,以至于离婚收场。

    同心结是那个人留下的唯一礼物,她把同心结留在身边,一面作为怀念,一面作为赎罪,提醒自己不要忘却。

    每当死里逃生,就会拿出来看一眼。

    唐晚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队里人人都知道,邵芝华与前夫感情不和,早已离婚,却不知她还保留着上一任恋人赠送的礼物,至今会睹物思人。

    她和曾经的恋人,想必有无数的遗憾吧?

    唐晚自知失言,立即道歉:“抱歉,芝华姐。”

    “没关系,”邵芝华笑了,“都是陈年往事了。”

    她看了眼唐晚的手臂,对她道:“该换药了,我给替你消毒。”

    唐晚拉过椅子坐下来,将腿平伸到换药腿架上,主动撩起裤管,方便邵芝华操作。

    邵芝华戴上手套,用镊子将她腿上的创口敷贴取了下来,只看了一眼便深深蹙眉:“你啊,伤口没好又到处乱跑了吧?”

    唐晚抿了抿嘴:“芝华姐,不是我乱跑,但部长这几天有事找我,我又不放心把事情交给别人……”

    邵芝华没跟他计较,用泡过碘伏的棉球消毒:“伤口倒是不大,但是伤得太深,坏死的组织我必须替你切下来,不然会阻碍新鲜肉芽的生长,无法愈合。过程可能会有点疼,稍微忍着点儿。”

    “芝华姐,我不怕疼的。”

    邵芝华的动作专业且熟练,虽然清创过程中会有轻微的刺痛感,但唐晚早已习惯了各种各样的疼痛,硬是忍着没发出一点声音。

    为了促进伤口生长,邵芝华给唐晚敷了一层凝胶,又隔了层水胶体,最后才敷上无菌纱布。

    包扎完伤口后,她突然间开口,声音低沉:“高中的时候……她是我的班长,她很漂亮,也很开朗,周围所有人都很喜欢她,是女神一般的人物。”

    唐晚一怔,抬起眼皮看向她。

    “我没有勇气放下一切和她在一起。大学毕业后,我……选择了结婚,”邵芝华静静说道,声音里藏着一抹自嘲,“婚后生活并不幸福。”

    寥寥几句话,诉尽了半生。

    “她的家人很开明……但我不是。我扛不住父母的压力,也害怕别人异样的目光。”邵芝华苦笑。

    “芝华姐……”唐晚已经隐隐意识到什么了。

    “抱歉,我说太多了,”邵芝华替她包扎好伤口,起身将医疗垃圾处理掉,“明天再换一次药,你的伤……”

    “那她呢?”唐晚追问道,“她结婚了吗?”

    邵芝华沉默了一会儿,说:“她没有。”

    “那她有别的恋人了吗?”

    “或许有吧……”邵芝华轻声笑道,“我倒是希望她有。”

    这样,她也许会过得更开心,甚至安心一些。

    放下一段令人痛苦的恋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始另一段恋情,所有共同的回忆都会渐渐被另一个人取代掉。

    “芝华姐,缘分会让相爱的人再次相遇的。如果她对你还有感情,我想你们总有一天会再次相见的。”

    邵芝华一怔,唇边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

    “谢谢,队长。”

    *

    有岑楠姐弟帮忙接送沁沁,唐晚在宿舍静养了几天,伤势恢复得很迅速。

    到底是年轻人,体质强健,不到半个月,唐晚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些不打紧的皮外伤。

    詹雨桐知道后,便在群里规划起了周六的聚会。

    这是队里私下间约定好的。

    每一次死里逃生,大家就一起聚一聚,放松一下,毕竟救援队工作危险,不知道什么时候人就聚不齐了。

    【詹雨桐:白狐餐厅怎么样?就在北城天街,商场对面,一去一回很方便。】

    【鹿鸣:那边是不是酒吧啊?去的话要向上级部门报备吧。】

    【詹雨桐:酒吧和餐厅分开营业的,咱们不喝酒,喝果汁和汽水嘛。】

    【乔思琪:那就去热闹一下?】

    【唐晚:看大家的意思吧。】

    【詹雨桐:队长不反对,要不就这么定了?】

    【岑楠:嗯,可以。】

    【何寒雁:我周末还有事,不参与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掌中物(江河晚照) 我在田宗剑道成仙最新章节 在昧文学网 孤寐阁 时尚文学 温暖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小站 自由小说 愫暮文学网 媚色无双 裘斗最新章节 霍格沃茨:还说你不是黑巫师无防盗阅读 仙道长青:从黑虎妖开始一品久 昔年阁 当选苗疆村长,带头科学炼蛊txt下载 谈判专家:我真没想劝死人百度百科 路明非育成计划全文 我的游戏提示绝无问题免费阅读 长生从红楼开始全文阅读 我的武装女仆无弹窗 高武三国:自易命序列开始长生免费阅读 爱情公寓:女房客们请冷静无弹窗